快三彩票

把握供应链创新发展的着力点

2019.11.13

供应链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,以提高质量和效率为目标,以整合资源为手段,实现产品设计、采购、生产、销售、服务等全过程高效协同的组织形态。当前,供应链发展正从强调企业个体层面的流程优化,转向整个产业链条、价值链条上的协同进步。国内外实践表明,推进供应链创新发展,促进经济运行中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和商流的高效流动和反馈,能够有效降低企业的经营和交易成本,促进产业跨界和协同发展,有利于深化产业分工、提高集成创新能力。推动供应链创新发展已成为当前落实新发展理念的重要举措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。

  近年来,我国高度重视现代供应链创新发展。2017年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》,对我国供应链创新发展作出全面部署;2018年,商务部、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八部门联合下发《关于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的通知》,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供应链创新与应用试点。在实践方面,粤港澳大湾区等将加快供应链产业发展纳入发展规划,优化公共服务,营造产业和区域间协同发展的良好环境;大企业则不断加强与上下游企业的协同和整合,完善自身供应链体系,一批整合能力强、协同效率高的供应链平台正在形成;与此同时,随着我国企业的供应链水平加速提升,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也显著提升。但从总体上看,我国供应链发展仍处于追赶阶段,尚存不少短板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  第一,信息技术在企业中的应用不足。当前,新一代信息技术广泛应用,用户主导权日益彰显,价值创造的方式正在改变,以连接为基础的“小核心大外围”型的组织模式日渐成熟,这为供应链的创新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。但是,目前我国企业对信息技术的应用程度参差不齐,企业内部信息、资金、物流等管理优化程度不足,企业之间难以形成有效的连接和互动,协同效率亦不高。

  第二,产业之间的有效分工和外包供给不足。供应链管理的关键是连接、整合、协同利益相关者,重新建立有效的交易结构,提升产业协同效率。对此,将部分产品和服务从原有企业中分离,重新在企业之间进行有效分工和外包是做好供应链管理的重要一环。长久以来,我国企业的管理运作模式大多自成一体、较为封闭,不太注重开放式的供应链管理,产业链上各个环节之间并未形成灵敏、高效的集聚和互动格局。

  第三,供应链服务模式创新不足。目前,我国供应链服务大都局限于某一两个功能性环节,集中于贸易报关、流通加工和运输仓储等传统功能要素,在模式上也多处于“二传手”的定位,即以物流企业“收取运费”、贸易商“赚取差价”、零售商“物业收租”为主的盈利模式,嵌入型服务、增值型服务等方面的实践还有欠缺。贸易、分销、物流等行业依旧处于小、散、浅的境况,龙头企业稀缺,与国内大市场的体量不相匹配。分析大多数位列中国企业500强榜单的供应链服务企业,其规模壮大很多都得益于产业多元化发展,而并非对某一行业的深度分销和深度服务,如此便难以形成对整个产业发展的强有力支撑。

  第四,对全球市场的参与能力不足。我国企业深度参与全球市场、为全球用户服务、获取全球利润的能力不足。许多产业在全球竞争中仍处于全球供应链、价值链的中低端。

  推动我国供应链创新发展,既需要在政策环境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统筹安排部署,也需要广大企业发挥能动性,以技术应用、服务创新、资源整合为抓手,切实提升供应链管理能力。

  一是加强现代信息技术在企业发展中的应用。从国家层面看,应继续提高基础设施效能,为供应链更好发展提供有力支撑。加快建设低延时、更可靠、广覆盖、高安全的互联网基础设施,制定具有协同性的制造技术标准,支持制造企业、互联网企业、信息技术服务企业接入统一的数据平台,实现制造资源、制造能力和物流配送的开放共享,更好顺应当前制造服务化和服务制造化发展的大趋势。从企业层面看,则需构建和优化企业内部和产业间的协同平台,带动上下游企业形成完整高效、节能环保的供应链链条。

  二是供应链平台要不断深化服务,支撑产业发展。供应链服务平台的大发展,能够快速、有效地促进上下游企业的协同发展,推动产业整体降本增效。未来,供应链服务平台企业应进一步聚焦细分环节,以专业化的服务推动业务的分离外包;并购整合渠道,以规模化的服务促进产业间的协同;重视创新要素,将数字、知识等供应链要素融入管理,推动供应链运营的智能化和集成化;运用好数据资源,以数字化技术解决信息不对称难题。在“去中介化”的趋势下,推动不同业务领域之间的协作,实现供应链的商品多元化、管理集中化、数据可视化和服务专业化,打造新型供应链服务业态。

  三是推动企业更深融入全球供给体系。从国家层面看,应坚定不移地推动全方位高水平开放,有效创建供应链的跨境合作网络。从企业层面看,大企业是深度嵌入全球市场的主要力量,是提升我国全球供应链话语权的重要支撑。有条件的大企业要勇于抓住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机遇,布局全球化的原料采购、生产力建设和产品营销,建立起全球化的供应链体系,培育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的能力。供应链服务企业也要积极作为,从附属性转向先导性,加强对关键节点的布局和对关键资源的掌控,以大规模的供应链网络协作,实现跨区域、跨产业的协同,促进产业集群的发展,有效提升竞争力。

  (作者单位:北京物资学院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)




(来源: 经济日报 作者: 张庆红 李海舰)